| 2345ok.com | :>> 迷失传奇

 并在年月的风中不断摇晃。或是阿婆弯着腰身,伸出她那瘦骨嶙峋的双手,从斑驳老旧的衣柜里,捧起了一颗白发苍苍又布满皱纹的头颅,当她回过身来,项上一片空白……我老是在胡思乱想中把自己惊吓得心跳加速,而不敢挨近那房门一步。等到阿婆出现在厨房或餐桌上时,我发现阿婆照常完好无缺,被年月磨悲伤的皱脸,安份地守着静默的日子,有时候在厨房徜徉,有时候则在厅堂的藤椅上打盹。日子像一片片的落叶漂荡,满地枯黄的落叶啊!却没人读懂那风声悠缈远去的音讯。阿婆慢慢走在自己的回想小径,悠悠荡荡的梦里,她将会走回到哪里去呢?屋檐下的燕子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迷失传奇,燕尾如剪,剪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梦,然后不见在悠远的天边。而世界太大了,我想,我如同耐久也走不出那些梦外。至于阿婆,依然静静的躲在自己孤寂的世界里,将佝偻的影子躲藏在破碎的日光底下,变幻迷离,老是让人无法看得了解。“阿婆!”我叫着。阿婆通常从打盹中抬起头来,松垮的眼皮撑开,那有点混浊的双眼如两口深邃的水井,干燥了,再也汲不出半桶水意。“嗯,坐到阿婆这里来。”她向我招手,手势缓慢的在时间里划过,含糊在风中摇曳的枝叶,悄然颤抖。我走过去坐在阿婆身旁,看着她手背如蚯蚓爬游的静脉和皱折的肌肤,感到有点手足无措。时间却如蜗牛一样从我的知道里缓慢的滑行出去,留下了晶亮黏液的轨道,静静的等待枯干。也在那时,我初次听到了阿婆唱起的潮洲歌谣:“天顶一只鹅,阿弟有某阿兄无,阿弟生仔叫大伯,大伯小理无奈何,背个包裹过暹罗,海水漂漂父亲母亲真枭……”


上一条:暂时没有了
下一条:因此只需回到潮剧里
相关新闻

    相关产品

    地区产品
   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