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2345ok.com | :>> 迷失传奇

  我听不懂阿婆在唱甚么,只是觉得她的动静悠扬悦耳,在空气中悄然浮漾。藤椅也在一些消逝的年月里摇晃,摇走了更多渡海过番后的沧桑年月。屋外,彷佛响着那些鳖在池塘里踌躇的动静,细细的,穿过一层层回想的薄膜,并逐步消散在另一层空气里。到了五点时,阿婆就会翻开置于柜子内那台老旧的收音机,调好频道,专注的听着从那小匣子中爽快流出来的一出出潮剧。咿咿呀呀伴着喧天的锣鼓迷失传奇吧,如潮水,一波一波掀起、激荡、回绕,冬冬冬敲得我头昏眼花。阿婆却在一片二胡、月琴、哨呐声里,气色慈祥的守着那些剧情的流通和改动,从《攀梨花》、《陈三五娘》、《春草闯堂》、《岳银瓶》、《终南魂》到《老兵回乡》,把心魂系在渡洋过海的潮声中,没有回头,也无法回头的坐在自己的影子里,等待着锣静鼓歇,曲终剧结。挂钟的钟摆却在厅壁上摇向左又荡向右,滴滴答答的时间悠忽走得更远了。窗口,光尘飘动,不断的飘动,看久了,令人目眩……许多潮曲从我翻飞的回想中悄然踏步走过,阿婆却一贯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她听不太懂我的华语,也听不懂支配邻居的马来语和客家话。因此只需回到潮剧里,她才干循着那些了解的音乐和言语,跟在丢失了年代的故事后边,一步一步走回到年少的家去。那里或许有阿婆的阿婆,也是坐在落日斜斜照落的光影里,唱着一首童谣给阿婆听吧?我看着阿婆安静的侧影,淡淡的阅览不出一丝悲喜,耳里却尽是我听不懂的潮音潮曲,音符跳出了窗外,跳进了一片一望无垠苍苍莽茫的暮霭里。某天,我在门外戏耍,却很俄然看到不远处的池塘边,有一只鳖竟然意外的爬出了围栏。


上一条:阿弟有某阿兄无
下一条:甚至丧失了言语能力
相关新闻

    相关产品

    地区产品
    -